<thead id="tfjdb"><ins id="tfjdb"></ins></thead>
<var id="tfjdb"></var><var id="tfjdb"></var><var id="tfjdb"></var>
<var id="tfjdb"><dl id="tfjdb"></dl></var>
<var id="tfjdb"></var>
<var id="tfjdb"><video id="tfjdb"></video></var>
<cite id="tfjdb"></cite>
<var id="tfjdb"><video id="tfjdb"></video></var>

藝術衍生品市場的發展之路

我國藝術衍生品作為文化創意產業的一個獨立商業版塊,起步早,但一直被藝術圈外的市場和資本忽略。

最早關注到創意產業的是藝術家和設計師群體,最先留意藝術衍生產品的基本上是藝術家在國外知名美術館博物館、畫廊的藝術商店、創意市集等地方,發現了原來藝術作品可以和日用商品結合,成為一個非常有趣、有意義、有價值、有紀念性的商品。

藝術衍生品從產品類別來說,起步最早的是它,產品體系化最早的也是它,但是,近十五年,藝術衍生品的產品體系、設計幾乎沒有發展和迭代,導致了在文創產業領域市場最不成熟的還是它。

藝術衍生品的命運真正應驗了那句古語:“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

藝術衍生品在國外從來不是這樣被提起的,它作為藝術產業化的一種生態構成,一直就存在,自然而然地成為藝術機構、展館做商業延展的必然之選。

在商業上,藝術衍生品自然地劃分出純粹的商業形態(藝術商店和藝術服務)和商品品類(藝術衍生品),以及版權交易(產品開發及展覽系統)和授權許可(項目品牌合作)等多元商業組合。






全球知名美術館、博物館藝術商店的銷售收入超過億元美金的有大英博物館MOMA等。




在我國,藝術衍生品也不并是延遲、落后到現階段才有概念、商業及被關注。

古代的十竹齋、西泠印社、榮寶齋、桃花塢、楊柳青等都屬于我們現在討論的藝術衍生品產業機構。

古代富有人家印制帶有自己家族堂號的信箋紙張、定制特有的筆墨紙硯、文房用具等,自用或相贈都屬于藝術衍生品的產業內容。





瑯琊王氏


隴西李氏

藝術衍生品在國內被提起到如火如荼的發展,已經不再糾結于概念的闡述了。

起步階段在2012年前后,這個時候即便是當年以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館舉辦的具有全球藝術資源“美術館產品博覽會”,依舊選擇避開“藝術衍生品”這個概念。

這個博覽會最后也被央美的大師們做成一個學術性的類藝術品博覽會,并沒有帶來藝術衍生品的普及和興盛。



當時的國內參展的藝術衍生品基本上是繪畫作品和雕塑作品的復制品,基于中國美術館的資源,邀請了很多國際美術館、博物館,帶來了很多藝術衍生品的實際產品。

但是這些產品并不為藝術家們和畫廊老板們看好。

2013年在杭州舉辦西湖國際藝術衍生品產業博覽會,合作伙伴中國美院依舊不提和不贊成藝術衍生品這個詞,也曾經一度堅持使用自己的“敦品”替代。目前“敦品” 已經是中國美院的一個金字招牌。



這個博覽會在產業選擇上基本上拒絕畫廊和藝術家原作的參展,除了個別工藝美術大師之外,大師完整體現了藝術衍生品的產業概念。這個博覽會還發布了藝術衍生品產業發展白皮書,基本指明了藝術衍生品行業的發展遠景和基本路徑。

之后的多年里,藝術衍生品越來越多的被藝術家、藝術機構、策展人、藝術服務商、藝術從業者認同,也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嘗試參與其中。


百雅軒一度被認為有望成為藝術衍生品的標桿企業和第一支上市機構,創始人在獲得吳冠中及其他老一輩藝術家作品版權后,成本便利以及資本市場的近親血緣后并沒有改變藝術從業者在殘酷商業領域里所呈現的任性、無知無畏、膽大妄為、不計后果等致命性缺陷。當下投資方所能做的就是把庫存的版畫作品一張一張變賣來收回投資。資本帶來的是血腥以及創始人內在的自我膨脹,前者伴隨著百雅軒往生,后者造就了創始人更大的無畏。



稀奇,曾經計劃沖擊國內第一個奢侈品陣營的藝術衍生品牌,獲得了明星、演藝、時尚、資本多領域寵愛,創始人夫妻完美搭檔,貌似具備了創造藝術產業創投傳奇的全部要素。實際面對市場,并沒有足夠的流量支持,B端客戶和自營規模的雙重萎縮,超級品牌營銷技巧并沒有如愿開花結果。產品單一和系統性思考缺乏并不應該成為品牌營銷的基本手段,對B端的價格剝削必然加劇他們的遠離。


真實的藝術衍生品產業不過是數碼藝術噴繪一枝獨秀,近五年來,惠普數碼噴繪設備在中國的銷售成長了近百倍,數碼技術相關設備、技術、耗材、配件等也都呈現了井噴,原本屬于高精尖的視覺技術快速成為一個低門檻的快餐店。

絲巾、抱枕、拎袋、鼠標墊、卡片式U盤、餐墊、T恤、筆記本、雨傘、手機殼、Pad保護套、杯墊、圍裙、家紡、行李箱等主體產品始終離不開噴繪、熱轉印等平面處理手段。



藝術衍生品的星星之火,雖然在大江南北、山川湖泊閃亮著,卻并不能形成市場和產業的燎原之勢。

如今,近乎99.9%的藝術衍生產品都是藝術家或畫廊個體制造,可以說,當前并不存在合格商業化的藝術衍生品產業機構,即便有也不過是在數碼噴繪形成較大規模的視覺和平面加工企業。

這種零碎的產品研發和產業特征,對于上游制造業和供應鏈毫無價值和吸引力,對于下游消費者和經銷商幾乎不會有任何的流量價值和銷售規模效應。

其結果就是供應鏈成本居高不下、產品投放市場遲緩乏力、消費信息嚴重不對稱。

藝術衍生品的消費爆發在諸多藝術業者的持續努力下始終不見端倪,根源還是在于藝術衍生品從業群體的商業思維缺乏,過度關注藝術而忽略商業規律,當然不會帶來好的商業,可是如何扭轉既往局面,又是業界一直在尋求解決的問題。




藝術衍生品

品牌合作

作品分享:

相關想法

創意想法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久本草